很多人每天都在从事“视觉设计”,然而“视觉”究竟是什么,也许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话题。
在很多场合,会把人视觉(看东西)比作照相机拍摄,但其实,眼睛远比照相机高级得多;比如,照相机需要对焦,处于焦点上的物体是清晰的,但是,我们看东西不存在这个过程,无论你看向哪里,远的近的,都是清晰的,似乎所有的物体,都是在焦点上的。同时你可以实时移动,不管你看向哪里,立刻都是清晰的;照相机可就不行,稍微移动一下,就需要重新对焦。可以说,视觉是人类和其他动物最为复杂、高度发展和重要的感觉。人类的视觉,从进化开始,保护我们免遭天敌的侵害,意识到物理环境中的特点,并采取相应的行为,比如一看到彩斑斓的生物,就会知道有毒

“视觉”是什么,这个话题要从人眼及其结构开始谈起。如下所示,是章鱼眼睛和人类眼睛的结构图;光线进入到角膜后,通过瞳孔进入眼睛。虹膜控制着瞳孔的大小,决定进入眼睛光线的强弱。通过瞳孔的光线由晶状体聚焦到视网膜上,呈现一个倒置的影响;且晶状体被睫状肌调节,具有对近处和远处物体聚焦变化的能力,如过睫状肌的调节出现障碍,那么我们就会出现“近视”或“远视”的问题。

人类用眼睛看,用脑察觉;当光线传递到视网膜时,视网膜会把光线(具有波粒二象性,是一种波,同时具有能量)转换为神经信号,传递至大脑,这是一个生物化学的过程。以下是视网膜的解剖图;从光能到神经反应,需要视网膜上的1.2亿个杆体细胞和700万个锥体细胞进行实现。前者负责人类在黑暗中的视觉,后者负责人类在光亮中的视觉。当你在晚上关灯睡觉的时候,最初好像什么也看不到,过了一会儿,你的视觉能力又恢复了,这是因为,你的视觉由光亮时锥体细胞主导,切换成黑暗时,杆体细胞来主导。在视网膜中心,有一个很小的区域,是“中央凹”,这个部位只有锥体细胞,没有杆体细胞。它是视觉最敏锐的区域,对颜色和空间细节的检测都十分准确。

视网膜上的信息,会通过视神经传递到大脑;有趣的是,每一只眼睛在视神经连结位置,这个位置没有视觉感受细胞,既没有锥体细胞,也没有杆体细胞,这个位置,也就是日常我们所说的视觉盲点;只有在特殊的情况下,人才能感觉到看不见东西,这也是为什么人有两只眼睛,一只眼睛能帮助另一只眼睛弥补视觉盲点;其次,大脑会把盲点周围区域获得的相应视觉信息,填补盲点信息;所以,即使是盲点测试,你也并没有看到一个空洞,而是边上的白色。

大多数视觉信息的最后目的地是大脑枕叶,称为初级视皮质区域,其传递过程如上图所示,明显可以看到,双眼的视觉神经在进入大脑前有一个交叉,所以每一束进入大脑的神经实际包括了来自两只眼睛的神经束,协助我们识别物体与定位物体。这样,人类就真正意义上看到了物体,当然,这只是视觉的初级步骤,后续的高级步骤,主要依靠在大脑中完成,比如,依据记忆,我们认出了多年老友。

初级视觉中,还有一个很有趣的内容,即颜色视觉。光,或者说我们可见的光,只是电磁波中的一种;可见光的波长在400纳米至700纳米,特定波长的光线产生特定的颜色感觉。人类颜色的体验可以从三个维度来描述,色调,饱和度和明度。色调的视觉体验,直接对应于光线的波长。饱和度描述视觉体验中的纯度和亮度,纯色有最大的饱和度,灰色的饱和度为0。明度对光的强度描述,白色明度最大,黑色明度最http://1dc.yqb.com/wp/wp-admin/media-upload.php?post_id=2112&type=image&TB_iframe=1小。虽然理论上,人类的视觉能够区分出700万种不同的颜色,但是大多数人只能识别出一小部分。在这些的基础上,颜色的视觉理论孕育而生。广为所知的是赫尔姆霍兹-托马斯杨的视觉三原色理论,即人类的眼睛具有种类型的颜色感受器,大脑产生的心理上三种基本颜色视觉:红、绿、蓝。然而,视觉还有一种理论,即海林的视觉拮抗加工理论及其著名的视觉负后像的体验。请盯着下方图片中间黑色“十字“30秒,然后快速转向一堵白墙,您所看到的,就是视觉拮抗理论想要表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