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名鼎鼎的Bauhaus建筑设计,诞生于德意志精神首都的魏玛(Weimar),是什么让魏玛,这座德国城市如此的特别?秋日雨后,随着德铁的车轮,魏玛慢慢进入了眼帘。这座人口6万的小城,却是德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文化之都;首要的原因,应当是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德国文学精神的化身,在这座城市公国担任首席大臣。他在魏玛的故居,在多次整修后,正向来访者静静地述说着那段伟大的历史。

也是在这座城市里,他与绿蒂年少时期的爱情,分分合合,以至于“少年维特之烦恼”是那么触动人心。百年以后,托马斯曼,另一位德国文豪,畅想着此情此景,以晚年绿蒂回到魏玛,犹豫是否要和少年时期的恋人歌德再度相见为契机,复刻在了“绿蒂在魏玛”,这部诺奖之作。“斯人已逝“,时至今日,唯有大象旅馆的灯火辉煌,依旧矗立在魏玛这座城市。

除了歌德的爱情,歌德与席勒的友情也在魏玛熠熠生辉。正如魏玛剧院门口,歌德与席勒携手的雕塑(插入雕塑的图片);又如席勒之墓与歌德著名的悼词,”席勒的遗骨“,记录了那个时代,德国最伟大的文学家之间的友谊。如今,席勒在魏玛的故居(席勒故居照片)依旧在那石板路口,不朽的诗篇,也继续在日耳曼民族中回荡。

除了德国历史伟大的文学家们,魏玛这座城市,还驻留过许多闻名于世的艺术家,像钢琴之王李斯特;著名的哲学家,比如弗里德里希尼采。(下图是在魏玛,李斯特音乐沙龙复刻布局图)

当然,还有本文所提到的Bauhaus设计的奠基人Walter Gropius,以及时至今日,依然成名在魏玛的Bauhaus设计艺术大学,这所大学的建筑,也是魏玛城中,少有的现代建筑。也许正因为魏玛这座城市,有着德国文学与艺术厚重的历史积淀,Bauhaus在魏玛的诞生,显得如此自然而又纯粹。就魏玛这座城市及与之相伴辉煌的文学艺术历史而言,Bauhaus或许不是最浓墨重彩的一笔,然而其在一战之后,德国百废待兴之时,所为这个城市注入的能量,赋予其在历史长河中,留下惊鸿一瞥,甚至影响至今。

对于设计,我是外行,只是对于Walter Gropius远超时代的建筑理念,有着无限敬仰。陌陌地拜访了魏玛城市中心的Bauhaus美术博物馆(美术馆图片),大厅播放着Walter Gropius对于艺术教育理念的录音宣讲,展览位上有许多如今司空见惯的家具作品,比如婴儿的摇床,似乎就像在逛宜家一样,还有一些当年学生的概念作品,外行看热闹的我,只能算得上走马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