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产品设计师,大家对情感化设计一定不陌生了,最近在网上看到新媒体装置“everything saved will be lost”,想要和大家分享。

先来看看这个置于华沙国家民族志博物馆的新媒体互动装置在做什么:

首先,1*1m的显示屏会提示观展者参与装置,进行自拍动作

自拍之后屏幕上的照片会呈现出数字颗粒,片刻之后,屏幕上你的脸部会分散并分开

真正的黑色砾石开始落在屏幕的底部,与数字模拟完美同步

最后,在建筑脚下逐渐形成一个黑暗的土墩

新媒体互动艺术装置的特征大约可以总结为“互动性”“虚拟性”“沉浸性”“可持续性”。作品需要将图像、声音、色彩、情节等各方面元素综合为一体,需要经过“连接”“融入”“互动”“转化”几个阶段来实现作品展示。

我们生活在一个图形世界里,新媒体互动艺术主要通过视觉感受完成体验。在作品“everything saved will be lost”中选择观众的自拍照为图形主题,建立了与观众的连接;接着观众参与作品,在指定区域完成拍照动作,融入到装置为观众设置的互动场景中;最终图形的消逝与土墩的形成,对应了作品名,完成作品的感受转化,那么感受转化是什么呢?

《设计心里学-情感化设计》中提到人类的大脑活动分为三个层次:先天的部分,被称为本能层次;控制身体日常行为的运作部分,被称为行为层次;还有大脑的思考部分,被称为反思层次。最有趣的莫过于一个层次与另一个层次相互抗衡,互动装置“everything saved will be lost”带来的情感,不仅仅是参与带来的行为层次,更多的是来自反思层次的享受,需要进行分析和诠释。

新媒体互动艺术要实现满足体验者情感需求,打破原有心境并产生激情,使参与体验者的情感具有积极的增长做用,就必须要使新媒体互动艺术在每一个事件环节及构成元素,都需要渗透情绪及感情因子。

“everything saved will be lost”其实最初是通过自拍文化切入,表现数据存储的无常性或仅仅因为旧数字文件格式的过时而永久丢失的生活记录所带来的恐惧。即使对我们自己的形象进行如此强制性的过度生产,我们最终也只能得到过去的空白回忆,即便是我们自己的数据最终会消失……

/情绪的调动/

装置通过黑白灰的色彩、单一的图像形成元素、沙粒下落的声音将观众融入互动中,通过生活化的简单行为代入时常发生的数据丢失状况的扩大化场景。在人机交互过程中,程序设计者设计出的一系列情节引导流程,引导浏览者逐步深入完成人际交互过程,情节是抓住并引导欣赏者情感沉浸的有效方法。这就像我们常说产品设计中对用户情绪的调动,即带动用户情绪和转化用户情绪。

/控制情绪:消灭负面情绪/

新媒体互动艺术要实现满足体验者情感需求,打破原有心境并产生激情,使参与体验者的情感具有积极的增长做用。

怎样才能设计出一个产品,能够在唤起正面情感和负面情感之间自然转换呢?有几种不同的方法。其中很有效的一种是利用声音效果。“everything saved will be lost”在“图像”散落形成土堆之后,会引起观众深入的思考并带来情绪的转化,通过刚开始沉重的音乐、拍照及沙粒散落的声音,最后趋于安静,就如同放飞写满烦恼的纸飞机一样。

那么在产品设计中,用户地图的恰当使用,可以帮助到消灭负面情绪:

1. 梳理产品所有流程、节点和可能出现的场景

2. 给每个负面情绪场景设置情绪标签😠

3. 对每个标签的元素进行情感设计优化,让用户在使用这个元素的时候,让用户是😄的

/感知的影响建立认同/

感知层面的设计是从用户内心出发。感知层面一般通过两方面影响,一种是认同,另一种是兴趣。“everything saved will be lost”抓住人们对自我的关注心理通过自拍引出对数据丢失可能的认同,并引出深入思考的认同。

这一点使得用户调研在产品设计中显得尤为重要。调动产品认同,从用户的心理和一些经历出发,比如在母婴产品中,女性的生产问题、丧偶式教育的问题,比如在婚恋市场,男女择偶观偏差的问题、直男癌、妈宝男的问题。或者你的产品并不是这些类型,但用户群体是吻合,考虑从自有产品结合这些观点的做法,也是能从同理心层面做些产品的情感化设计。

/我们都是设计师/

我们每个人都是设计师,也必须是设计师。我们在生活中会取得成功,也会遭遇失败,会收获欣喜,也会经历悲伤。我们终其一生都在构建自己的世界来给予自我支持。某些情境、人物、地点和事件具有特殊的意义和情感,这些都是我们与自己、与我们的过去和将来的联系。

如同“ verything saved will be lost ”带给我们的思考,“设计”方程式的过程并参与互动才是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