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时间:20181972

2018 年 12 月 2日,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一个名为「两个世界之间 Between Two Worlds」的展览开幕。

这个展览的空间设计由日本设计师佐藤大带领的 Nendo 工作室操刀,展览展出了荷兰艺术家 Maurits Cornelis Escher(1898-1972) 于 1916 年至 1969 年之间创作的 157 幅画作。整个展馆是融合了两位艺术家的风格,营造出一场充满魔力的视觉盛宴。

两位艺术家:佐藤大与Escher

  • 越寻常,越奥妙 

出生于多伦多的佐藤大,10 岁回到日本定居,在早稻田大学建筑系毕业后又继续研读建筑。抱着“一定要让自己的作品在米兰参展”的信念,佐藤大回国就成立了 Nendo 设计事务所,短短三年时间就把分所开到了现代设计之都米兰。

日本设计人才辈出,延续或是禅意体现或是简洁功能表达的有很多,但佐藤大的出现,稍微松动了我们对于日本设计的理解。也许是少时成长于加拿大的缘故,他的设计思维不是“很日本”,没有过分追求日式严谨和禅意,更多的强调是一种将功能性包裹其中的趣味性,亦把设计作为一种商业行为,会把营销放在同样甚至更高的高度。

餐具已经减少到绝对最小,限制了使用的材料量,同时仍然保持其功能性,剩下的是餐具的轮廓,就像在X射线中反射的骨骼的图像。

  • 变形艺术

Escher一生创作了448幅平版画、木刻和木刻以及2000多幅绘画和素描。莫里斯·康奈里斯·埃舍尔(1898-1972)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图形艺术家之一。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变形”这个概念,一种形状或物体变成完全不同的东西——成为埃舍尔最喜欢的主题之一。

这幅画是埃舍尔最先展示摩尔瓦作品影响的作品之一,它具有抽象的、正负面的几何形状。白天和夜晚的景色作为镜像,白色的鸟儿在左边与日光的天空融合,而在右边黑色的鸟儿混合,以创建夜空。

两个世界:完美融合的展馆

「两个世界之间」展览,根据 Escher 的 157 幅画作风格的不同,设置了 6 个不同的主展览空间。这些空间既符合 Escher 画作的不同风格,也符合 Nendo 一贯的设计理念。

  • 1.The Form Of A House 进入正式的展览之前,要先走过一个长 17 米的步道。这里,通过投影将充满线条感的动画投射到步道上,营造出略显迷幻的氛围。

 

  • 2.Emerging House 

第一个房间内,有一条长长的白色长凳,看起来像是由互锁的房屋组成。观者能在这里休息,然后观看 Escher 的早期作品。

  • 3.Peflection House 

这个房间是以 Escher 风格的反射、折射为主题的空间。这里充满了房屋的形状,并且以对称为主要的设计风格。

安装在侧壁上的窄条激光切割镜面,会根据光源的照射角度,在每条带的上下方投射阴影,在界面之间相遇,变成一个完整的房屋。

这样的设计和 Escher 的艺术理念不谋而合。墙上镜面的房子图案与光的关系,十分有趣。

  • 4.Transforming House 

这是一个 6 米高的画廊空间一排 4 个主题黑屋,构成奇异的画面感。这里的灵感来自于 Escher 创作于 1938 年的木刻画作品《天空和水》。

这些房屋的屋顶会逐渐向远离观景平台的地方打开,直到最后成为一排 5 个的白色房屋。在它们之间,展示了各种作品,游客还可以四处走动,体验这个奇妙的空间带来的特别感受。

  • 5.House in Perspective 

在隔壁的这个房间,则是在全白的画廊空间中安装了黑色金属杆,专门为展示 Escher 探索极端视角和视觉错觉的作品而设计。这些黑色金属杆看似非常杂乱,但是当你从特定角度观察的时候,会出现房屋的形状。

  • 6.Gather House 

接着是,这个房间被设计成一个圆形的空间,用来展示 Escher 那些充满不断变换的镶嵌元素、不可能的几何循环的画作。房间的正中央,有一个 5 米宽的「枝形吊灯」,由超过 50,000 个黑白房屋形状组成,悬挂在天花板上。有趣的是,你得通过相反的角度来观察,才能看清装置黑白两色的外观。

观整个场馆的设计,能发现佐藤大在展览空间中,放满了各种以统一元素——房子为主要图形的装置。

这些装置非常巧妙,和 Escher 的艺术理念完美融合,能让人沉浸在 Escher 作品所表达出来的意境当中。

结语:两种思维,别有洞天

无论是佐藤大还是Escher,他们的艺术作品中注入了科学理性的思考,转换视角,就会有创意产生。

苏轼也说: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生活中很多时候,会遇到一些复杂的情况,会很容易被眼前的障碍所屏蔽,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时候,如果能从当前的环境中脱离出来,从逆向思维去思考,也许会柳暗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