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的冬风凛冽还没过去,众多游子都在收拾行囊准备踏上行程,1DC部门内还在为年前最后一波的项目忙碌,借过去半年多所接触到相关产品和项目的契机,谈谈感受,浅聊如何跟设计谈“恋爱”,说设计,实为设计项目、产品。

确定“恋爱”对象——深入思考,找准需求目标和方向

做产品设计的时候,大多设计师会陷进局部问题,出现细节纠结,不管是文字的左对齐右对齐,还是视觉样式的选择,常出现琢磨不定的局面。有时觉得几种布局、层次单独看似乎都有可取之处,却唯独缺少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案来解决业务目标。而业务方看问题的切入点不同,对于设计方案既能讲出道理来,又能给出想法,这时候设计师就会被动的陷入拿不定主意的漩涡,到底哪种方案最好。这里面并非是要表达细节和局部不重要,而是如何将细节融入到全局目标的前提下,来快速的确定产出方案,这里就涉及到需求目标和成本效率两个问题。

所谓需求目标就是需求方的目的是什么,要给用户呈现什么、通过何种方式呈现,解决什么问题,这里所涉及的成本和效率问题,即产品、设计、开发、测试、运营等整个环节需要花费多少时间、人力成本来促使目标的达成。

这就好比你喜欢上一个姑娘,对方姓甚名谁,装扮怎样,什么样的面容ID,得先要有明确的目标,才能在万千人中准确的找寻到。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在仔细权衡的阶段,要将设计方案和最初项目发起的背景、目标不断的结合,这是时常容易被忽略掉的一点,也是对设计师相当重要的一点。就像恋爱中你不断的问自己,究竟喜欢姑娘的哪一点?

这里,我们来看个例子。通常情况下,我们为表现商品的销售进度,通常会采用进度条作为销售进度的展现形式,一般会有三种状态,满状态、空状态和不满状态,从而来展现商品的剩余数量、销售火爆程度等信息。正常情况下,我们按照商品越卖越少的逻辑以及恐慌营销的心理暗示来设计从100%到0%的进度,反过来按照从0%到100%的进度来展示产品的热卖程度或已卖出数量,这些都是通常的做法。

 

 

这个时候细节信息的表现就会给用户造成不一样的认知,图一给人的直观感受有些疑惑,是商品越来越少?即将售罄?还是已经卖了15%?假如加上“已售”或者“还剩”的字眼会不会清晰很多?图二给人的直观感受相对会清晰很多,产品已售出多少,同时暗示买的人越来越多,激发用户好奇心。两种表现形式给用户的带来感知,可能完全不一样,怎么选择?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回归需求的本源,我们需要表现什么信息给用户?用户关心什么?这就是第二点要讲的。

 

追求“恋爱”对象——恰当而拿捏刚好的表现形式

通过什么样的方法接近和讨得姑娘的欢心是恋爱阶段的重中之重。

回到需求的目标,我们是希望用户感受到商品的稀缺还是热卖的程度?根据过往理财产品用户调研的结果显示,谨慎型的理财用户对已售出比例的进度条更关注,而进取型用户对剩余比例更感兴趣,前者更在意自身对产品的风险承受力,后者更关注合理风险下的收益最大化,这里我们无需在进一步深究。但,很显然的是,不同的产品,结合不同的业务目标,配合以适当的视觉表现形式,才能正中用户的high点,往往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这就像有的姑娘喜欢花言巧语,有的喜欢霸王硬上弓,没有哪个最正确,而是运用合理的方法和小心思讨得姑娘欢心,取得好的结果。用一句很徐志摩的话讲:“我想和你一起起床看日出”,既贴切又浪漫,而“我想和你一起睡觉”却常会被人认为是耍流氓。所以,目标方向重要,恰当表现目的的方法更重要,它直接决定我们最终的结果是否和当初的设定目标相符合。

 

携手“恋爱”对象——耐操而百折不挠的心理预期

随着生活节奏的不断加快,UI设计师的角色现在当前的行业环境中竞争形势越来越严峻,因此,一个良好、乐观的工作心态在工作中也变得尤为重要。

在项目中,我们越来越多的面临着产品同质化日益严重的现象,所以在坚持产品定位精准、设计风格差异化方面变得更加难能可贵,也同时面临着产品运营、竞争压力超强的局面,这使得我们在处理日常设计需求的时候不仅要坚持高质量的产出,同时也做好面临多种设计目标复合交叉的心理准备。说白了就是,作为设计师,不仅要注重视觉审美的有效传达,更要注重需求目标的良好呈现以及最终效果的预期实现。在商业设计领域,好的设计从来都是让你觉得感官愉悦同时营销效果俱佳,好的设计师,既要通过项目展自身所常,又要站在产品、运营的角度通过设计行之有效的达成目标,这点在1DC的日常工作中早已经得到越来越多地贯彻和实施。所以,作为与时俱进的设计师及其设计产品,就是既能解决问题,又能不断的发现问题,同时给以恰当的解决,换句话叫做,既能接需求,也有能力发起需求,唯有这样,才能从前后端一起,不断的加深对产品运作的理解。

俗话说,产品虐我千百遍,我待产品如初恋,说的就是这股百折不挠闹得心态和执拗。假以时日,如果我们都能做到和产品饶有兴致的聊需求,和运营聊营销,那离一个真正的产品设计师就不远了。

这就像是一场恋爱,万千风情中能很快发现你钟爱的一个,不仅可以爱得死去活来,更能谦和的包容对方的任性造作,之后你依然觉得她是你最爱的那个,对于设计师和设计项目的关系,更应如此。